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青春無恙,歲月無傷


題記:任年歲侵擾,總有回憶在最美年華裏低頭淺笑。心若似鏡,勿有悲傷。


“錦瑟無端五十弦,壹弦壹柱思華年”古人也在詩裏哀嘆青春不復返,它像泡沫壹樣五彩斑斕,讓我在夜裏,輕嘆流年。


“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古人們的詩句還在耳邊回響,但它只教給我們去做,卻沒說我們為什麽去做。總期待能贈予壹人壹段錦瑟流年,回饋給自己萬水千山;送他淺笑嫣然,讓自己清風拂面,到最後發現,任妳在口中呢喃勿忘我千年,卻也枉然。沒有哪個結果是必然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故事只存在莎翁的小說中,結婚離婚的橋段卻天天上演。我們始終要用獨立的人格撐起我們我們獨立的思想,要做充滿朝氣的迎春,並非沾滿泥土的薔薇。

1
最欣賞的是那些對自己未來負責任的人,每壹階段都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麽,並拼盡全力去做。想得到就先去努力,想偷懶就先放棄,免得自己思前想後寢食難安,那會比放棄更可怕。“贏得身前生後名”的事難以發生,但我們最想要的莫過於是壹段讓自己追憶的過往。


人生幾十年,我們只能做自己,正如我們只能是自己。人生其實很簡單,不過是選擇與得到。選擇的是“要不要”,得到的是“有沒有”或許亞當與夏娃在造人時給予的神經太多了,它們彼此纏繞、蔓延,打亂我們思緒,迷惑我們雙眼。最討厭的是有事沒事憂郁愛抱怨的人,和他們在壹塊只會想到讓自己難過的事。真正知道苦難的人雖不是快樂的,但卻是微笑著的。任事有千萬,仍不會被牽絆,最不變的是被歲月勿擾的容顏。


很喜歡安妮那句“只是我不需要幸福,只需想變得強大。”幸福是靠自己主觀意念幻想出來的,它不能每時每刻都陪伴我們,但如果有壹個強大的內心,雖不能讓我們幸福,卻能讓我們平靜;雖不能讓我們開心,卻能讓我們有勇氣面對。


喧囂世界,世事沈浮。若內心自持,方生活安定。


願,壹切安好。
PR

歲月的軒窗

伴隨著秋葉飄落的情懷,便是這一季最美的詩行。紅塵微雨處,延著潘楊湖畔的古雅小徑,攜一份悠然、珍藏一份淡然,追憶那年你唱過的清謠。站在龍庭前的路口,看著風雨裏來來往往的行人,尋覓記憶裏熟悉的素裙雅裳,蘭花雨傘、匆匆裏、回眸間,然而,看到的還是陌生臉龐。靜守在秋的彼岸,任經年的眼袋療程輾轉,將往事擱淺,回憶,是一首委婉的絕唱,是誰把白紙寫痛?誰笑顏帶淚光?書寫半世離殤。

筆墨繁華,素箋心語,讓我沉醉於其間,在心之湖畔,靜守一隅清幽,寫秋葉紛飛,墨幾點落紅,塗抹淺秋最美的畫卷。學會疏離,學會遺忘,凝筆秋的紅塵煙雨處,用輕蔓指尖的憂傷,讓文字開成一朵心花,執一份淡淡嫣然,風景闌珊處,譜寫人間淒婉的歌曲。不必言語,不必刻意,凝歲月的守望,陌路離去,誰傾了天涯的思念?

季節的流轉,總是會有些許薄涼,流年的急景中,滄桑了多少真情的演繹;淹沒了多少風花雪夜的癡纏。若所有的故事都是為了最後的華洋坊離別,開始,結束,如一縷塵煙飛絮,輕輕劃過。不如淡寫曾經,心依然,夢依然,將自己放逐在音樂的流年裏。

時光無言,光陰流淌,取一瓢碧水作墨,展一方素錦作箋,浸染上墨香,然後風幹,收藏,待它年翻閱。盈一份感悟,將薄涼丟在風裏,無需躲避人間酸楚、靜靜地轉身將憾事淹沒,默默地守候在無盡無涯的紅塵。

又是一個中秋來臨時刻,寫兩句自己愛唱的落寞歌,“風來雨落心淒涼,秋來葉歸人哀傷”。棲息在宋都古城雅韻中,沐浴人生冷暖,把一縷幽靜,安然於心底,在委婉的詞闕散文中,給心靈找個風平浪靜的港灣,細品歲月的靜好,淺嘗雨後的清寧,讓一顆心,如水般清澈,如雲般蕭逸。

光陰溫潤,風雨溫柔,我在秋的眉眼間,抒盡人間繾綣,歎四季又更迭,心境,就在繁華與喧囂中逐漸安然;我是紅塵的一個過客,如同睡蓮般靜美,如暮色裏的彩霞越來越淡;如一葉孤舟,蕩漾在無際的滄桑裏。

看生命的繁花,開滿了歲月的余近卿中學軒窗,懷揣著一份期許,在時光的眼眸中,守著內心的安然與恬靜,紅塵三千,難續今生緣,誰能代替你向我走來時曾經的深情款款?紅塵煙花,恰是一場天使夢,浮世情花,何堪歲月年華流?芳華褪去,情緣塵沙如煙、驀然回首,零落碾泥留暗香。一季芳菲,花謝香殘蝶遠、半闋清曲,彈盡今生殤。

十八年 Eighteen Years


十八年的时间, 究竟,有多长呢?



中非国家卢安达,正在美丽的康泰領隊Lake Kivu湖畔,建造全世界第一个甲烷发电厂。甲烷的来源,正是湖底蕴含丰富二氧化碳的气层。



很难想像,十八年前的Lake Kivu,湖心是卢安达大屠杀受害者被弃尸之地,湖畔是收容难民的法国野战医院。

十八年来的Lake Kivu,是卢安达渔民捕鱼维生的湖泊,尽管这里的鱼很小,渔获量也很少;尽管在这里捕鱼,要冒着湖底的二氧化碳随时可能喷发夺命的危险。

十八年后的现在,卢安达从大屠杀的康泰領隊创痛中渐渐复原,急于从开发中国家迈入已开发国家之林,把眼光投向了甲烷能源,也给了有「爆炸湖」绰号的Lake Kivu新的面貌。

十八年的时间,真的好长,也真的可以改变好多事。

但是,也有好多事,经过了十八年的漫长岁月,还是没有改变。



卢安达的公共建设部长说,在全球能源已经过度开发的今天,卢安达还有四分之三的人没电可用,卢安达才刚刚开始要提高生活的质量。尽管国际社会呼吁要节约能源,但是没有电,就不能包装食物,也不能储存药品,正要向已开发国家急起直追的卢安达,要怎么兼顾节约能源?

这让曾小猫想到,十八年前刚上国中时,在历史课本上读到的,「南北对抗」。

南北对抗,用中学生能懂的,浅显的话来说,就是南北半球之间,由于经济程度上的差距,以及贸易外交上的康泰領隊不平等,所引起的纷争关系。因为富裕的工业化国家大多位于赤道以北,而贫穷的亚非国家大多位于赤道以南,所以有了这个名称。

十八年前,「南北对抗」常常和「东西对抗」-也就是美苏冷战-相提并论。但是,十八年后的今天,苏联早已瓦解,冷战早已结束,东西对抗早已不复存在,但是南北问题还在纷纷扰扰。



张爱玲的小说「十八春」,一开头就写道,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但是对老人家来说,十年八年都只是指顾间的事。

十八年的时间,究竟,有多长呢?

十八年后,卢安达会不会迈入以开发国家之林?

十八年后,南北新冷战,会不会有所解冻?

我们只能希望,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是。」

也许应该把这篇文章放入时间胶囊,十八年以后再来读。

“快樂食物” 吃出美麗容顏

永無休止的工作,重如泰山的壓力,讓我們整天生活在疲憊和緊張之中,很久以來都快忘記了快樂是什麼感覺。現在有一種輕松緩解壓力活得快樂的方法——美食療法。這些“快樂美食”可以令您心情愉悅,也可以幫你美容哦。

要怎樣才能將負面情緒掃地出門呢要快樂很簡單,只要你懂得運用快樂營養素,就能讓你把煩惱和憂鬱通通趕走!蛋白質,維生素a、b、c、d、e,脂肪……你早已把它們的storage system習性摸得一清二楚,吃起來也遊刃有餘,那麼,這個快樂營養素又是何方神聖呢現在就讓我們一起揭開它們的神秘面紗吧!色氨酸

成員一:

快樂殺手鐧:增強自信心

有人認為火雞肉中富含的色氨酸也是重要的快樂元素。一旦人體血液中的色氨酸水平下降,就會引起抑鬱、自責、激憤等不良情緒。加拿大研究人員也發現,每天攝取3克色氨酸,就可以增強人的自信心。

在哪裏可以找到它

一般食物蛋白中色氨酸的含量較低,通常不到2%,因此除了選擇蛋白質豐富的食物以外,我們還應當多吃一些含色氨酸成分高的食物,比如海蟹、豆腐皮、肉松、黑芝麻等等,特別應當重視的是做乳酪時乳酪桶邊的淺白色、水狀的乳清,用其制成的case for samsung galaxy乳清粉幾乎是色氨酸含量最高的食物,睡前吃兩三勺有助於撫平我們不安的情緒,讓你更有精神面對第二天的挑戰。

成員二:葉酸

快樂殺手鐧:幫忙“生產”抗抑

抗抑鬱物質葉酸,不就是備孕一族必不可少的營養成分嗎沒錯,不過,它除了防止新生兒缺陷這一眾所周知的作用以外,還肩負著改善情緒的功能。這是因為,葉酸能夠幫助人體合成一種天然抗抑鬱物質sam-e,提高大腦血清素水平,有效抗擊抑鬱。

在哪裏可以找到它

天然葉酸主要存在於綠葉蔬菜,比如菠菜、生菜、油菜、香蕉和動物肝髒等食物中,每100克菠菜中就含有347微克葉酸,每100克豬肝中含有336微克葉酸,因此當你憂鬱的時候不妨來一份蔬菜沙拉,品嘗一根香甜的香蕉。然而葉酸很容易在受到陽光照射或者加熱的Pretty renew旺角情況下被氧化,損失率高達50~90%,因此綠色蔬菜的烹調溫度不宜過高。

葉酸是少數幾種人工產品效果更佳的維生素,可以通過服用片劑達到補充葉酸的效果,一般來說每天的攝入量在200微克左右。如果是孕婦或者計劃懷孕的女性,則要加量到600微克。不過,每天攝入的葉酸不要超過1000微克,否則可能引起毒性反應。

我敬愛的母親

母親在健康時曾經給予我的所有理性的教誨,都在她意識朦朧而昏沉的那些日子裏得到了最誠實的印證。
 


那天清晨6點多鐘,書房的電話急促地響起來。我被鈴聲吵醒,心裏怪著這個太早的電話,不接,翻身又睡。過了一會,鈴聲又起,在寂靜中響得驚心動魄。我心裏迷迷糊糊閃過一個念頭:不會是杭州家裏出了什麼事吧?頓時驚醒,跳下床直奔電話。一聽到話筒裏傳來父親低沉的聲音,我腦子“嗡”的一下,抓著話筒的手都顫抖了。

年近80高齡的母親長期患高血壓,令我一直牽掛懸心。2002年秋天的這個淩晨,我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母親猝發腦溢血,已經及時送往醫院搶救,准備手術。放下電話,我渾身癱軟。然而,當天飛往杭州的機票只剩下晚上的最後一個航班了。

在黑暗中上升,穿越濃雲密布的天空,我覺得自己像一個被安裝在飛機上的零部件,沒有知覺,沒有思維。我只是軀體在飛行,而我的心早已先期到達了。

我真的不敢想,萬一失去了母親,我們全家人在以後的日子裏,還有多少歡樂可言?

飛機降落在蕭山機場,我像一顆子彈,從艙門快速發射出去,“子彈”在長長的通道中一次次迅疾地拐彎。我的腿卻綿軟無力,猶如一團飄忽不定的霧氣,被風一吹就會散了。



走進重症監護室最初那一刻,我找不到母親了。我從來沒有想到,我竟然會不認識自己的母親——僅僅一天,腦部手術後依然處於昏迷狀態的母親,整個面部都萎縮變形了,口腔、鼻腔和身上到處插滿管子,頭頂上敷著大面積的厚紗布。那時我才發現母親沒有頭發了,那花白而粗硬的頭發,由於手術完全被剃光,露出了青灰色的頭皮。沒有頭發的母親不像我的母親了。我突然明白,原來母親是不能沒有頭發的,母親的頭發在以往的許多日子裏,覆蓋和庇護著我們全家人的身心。

手術成功地清除了母親腦部表層的淤血,家人和親友們都松了口氣,然後在重症監護室外的走廊上整日整夜地守候,焦慮而充滿希望地等待,等待母親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每天上午下午短暫的半小時探視時間,被我們分分秒秒珍惜地輪流使用。我無數次俯身在母親耳邊輕聲呼喚:媽媽,媽媽,您聽到我在叫您麼?媽媽,您快點醒來……

等待是如此漫長,一年?一個世紀?時間似乎停止了。母親沉睡的身子把鐘表的指針壓住了。那些日子我才知道,“時間”是會由於母親的昏迷而昏迷的。

兩天以後的一個上午,母親的眼皮在燈光下開始微微戰栗。那個瞬間,我腳下的地板也隨之戰栗。母親睜開眼睛的那一刻,陰鬱的天空雲開霧散,整座城市所有的樓窗都好像一扇一扇地突然敞開了。

然而母親不能說話。她仍然只能依賴呼吸機維持生命,她的嘴被管子堵住了。許多時候,我默默地站在她的身邊,長久地握著她冰涼的手,暗自擔心蘇醒過來的母親也許永遠不會說話。腦溢血患者在搶救成功後,有可能留下的後遺症之一是失語。假如母親不再說話,我們說再多的話,有誰來回應呢?蘇醒後睜開了眼睛的母親,意識依然是模糊的,只能用她茫然的眼神注視我們。那個時刻,整個世界都與她一同沉默了。



母親開口說話,是在呼吸機拔掉後的第二天晚上。那天晚上恰好是妹妹值班,她從醫院打電話回來,興奮地告訴我們“媽媽會說話了”,我和父親當時最直接的反應是說不出話來。母親會說話,我們反倒高興得不會說話了。

妹妹很晚才回家,她說母親一口氣說了好多好多話,反反複複地說:太可怕了……這個地方真是可怕啊……妹妹說:我是嬰音。母親說:你站在一個冰冷的地方……她的話斷斷續續不連貫,又說起許多從前的事情,意思不大好懂。但不管怎樣,我們的母親會說話了,母親的聲音、表情和思維,正從半醒半睡中一點一點慢慢複蘇。

清晨急奔醫院病房,悄悄走到母親的床邊。我問:“媽媽,認識我嗎?”

母親用力地點頭,卻叫不出我的名字。

我說:“媽媽,是我呀,抗抗來了。”

由於插管子損傷了喉嚨,母親的聲音變得粗啞低沉。她複述了一遍我的話,那句話卻變成了:媽媽來了。

我糾正她:“是抗抗來了。”

她固執地重複強調說:“媽媽來了。”

我的眼淚一下子湧上來。“媽媽來了。”——那個熟悉的聲音,從我遙遠的童年時代傳來:“別怕,媽媽來了。”——在母親蘇醒後的最初時段,在母親依然昏沉疲憊的意識中,她脆弱的神經裏不可摧毀的信念是:媽媽來了。

媽媽來了。媽媽終於回來了。

從死神那裏僥幸逃脫的母親,重新開口說話的最初那些日子,從她嘴邊曾經奇怪地冒出許多文言文的句子。探望她的親友對她說話,她常常反問:為何?若是問她感覺怎麼樣,她回答:甚感幸福。那些言辭也許是她童年的記憶中接受的最早教育,也許是她後來的教師生涯中始終難以忘卻的語文課堂。那幾天,我們曾以為母親從此要使用文言文了,我們甚至打算趕緊溫習文言文,以便與母親對話。

幸好這類用詞很快就消失了。母親的語言功能開始一天天恢複正常。每一次醫護人員為她治療,她都不會忘記說一聲“謝謝”。在病床上長久地輸液保持一個姿勢讓她覺得難受,她便不停地轉動頭部,企圖掙脫鼻管,輸氧的膠管常常從她鼻孔脫落,護士一次次為她粘貼膠布,並囑咐她不要亂動。她慚愧地說:“是啊,我怎麼老是要做這個動作呢?”胡主任問她最想吃什麼,她說:“想吃蘑菇。”她開始使用一些複雜的句式來表達自己的意思,卻又常常詞不達意,讓病房的醫生護士忍俊不禁。她仍然常常把我和妹妹的名字混淆,我們糾正她的時候,她會狡辯說:“你們兩個嘛,反正都是一樣的。”

如今回想那一段母親渾身插滿了管子的日子,真是難以想象母親是怎樣堅持過來的。她只是靜靜地忍受著病痛,我從未聽到過她抱怨,或是表現出病人通常的那種煩躁。

離開重症監護室之前,爸爸對她說:“我們經曆了一場大難,現在災難終於過去了。”媽媽准確地複述說:“災難過去了。”



災難過後的母親,意識與語言的康複是十分艱難與緩慢的。我明明看見她醒過來了,又覺得她好像還在一個長長的夢裏遊弋。有時她清醒得無所不知,有時卻糊塗得連我和妹妹都分不清楚;她時而離我很近,時而又獨自一人走得很遠;有時她的思維在天空中悠悠飄忽,看不見來龍去脈,有時卻深深潛入水底,只見一個模糊的影子和水上的漣漪……

但無論她的意識在哪裏遊蕩,她的思緒出現怎樣的混亂懵懂,她天性裏的那種純真、善良和詩意,卻始終被她無意地堅守著。那是她意識深處最頑強最堅固的核,我能清晰地辨認出那裏不斷地生長出的一片片綠芽,然後從中綻放出絢麗的花朵。

若是問她:“媽媽,你今天有哪裏不舒服嗎?”她總是回答說:“我沒有不舒服。”

我的表弟、弟媳婦和他們的女兒去看望母親,在她床前站成一排。母親看著他們,微笑著說:親親愛愛一家人(那是我小時候母親給我買的一本蘇聯兒童讀物的書名)。母親也許是聽見了不知何處傳來的音樂聲,她說:敞開音樂的大門,春天來了。醫生帶著護士查房,在她床前噓寒問暖。母親說:這麼多白衣天使啊……又說:多麼好聽的聲音。還說:多麼美好的名字啊……護士都喜歡與她聊天,她們說:朱老師說話,真的好有意思啊。

有幾天我感冒了,擔心會傳染給母親,就戴著口罩進病房。母親不認識戴口罩的我了,久久地注視我,眼睛裏流露出疑惑的神情。我後退幾步,將口罩摘下說:“媽媽,是我呀。”母親認出我了,笑了。母親說:“你太累了,你回去吧,這裏沒有什麼事情……”

母親躺在移動病床上,胡醫師陪她去做CT,路上經過醫院的小花園。胡醫師說:“朱老師,你很多天沒有看到藍天白雲了,你看今天的陽光多好。”母親望著天空說:“是啊,今天真是豐富多彩的一天呀!”

想起母親剛剛蘇醒的那些日子,我妹妹的兒子陽陽撲過去叫外婆的那一刻,母親還不會說話,但她笑了,笑容使得她滿臉的皺紋一絲絲堆攏,像金色的菊花那樣一卷一卷地在微風中舒展。那是我見過的最燦爛的笑容,一如冷傲的秋菊,在凋謝前儀態萬方的告別演出。

母親永遠都在贊美生活。在她的內心深處,沒有怨恨,沒有憂鬱。即使遭受如此病痛,她仍如同一生中的任何時候,坦然承受著所有的磨難,時時處處總是為別人著想。即使在她大病初愈腦中仍然一片混沌之時,她依然本能地快樂著,對這個世界心存感激。

也許是得益於平和的心態,母親在住院幾個月之後,終於重新站立起來、重新走路、自己吃飯、與人交談,生活也逐漸能夠自理,幾乎奇跡般康複了。

我為自己有這樣一個美好的母親而驕傲。

我之所以寫下這些,是因為我看到了母親在逐漸蘇醒的過程中,在她的理智與思維邏輯都尚未健全的狀態下,所表現出來人性中那種最本真、最純粹、絕無矯飾偽裝的童心和善意。母親在健康時曾經給予我的所有理性的教誨,都在她意識朦朧而昏沉的那些日子裏,得到了最誠實的印證。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