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一種人生的鍛煉


門開,開辟了我們的天地,開辟了我們的幸福。每當我們把門打開的時候,都會有一些期待,期待站在門外就是我們心中所想到的那個人。事實卻是常常違背我們的意願,開到門會意想不到的見到不喜歡的人,事,物。又或許是我們過於期待了吧!很多很多的時候,我們都願意相信那份心中的期待。幸福總是悄悄的從我們的門進來,我們卻是不經意的拒絕它,關閉它。其實,只要我們可以像門那樣有顆容納的心,無償的容納更多的人,事,物。或許我們的生活不會像現在這麼糟糕,不會活得這麼累,不會變得這麼寂寞。門開的時候,就是我們敞開心扉的時候,讓我們更好的去容納愛我們和我們愛的人吧!

門關,關閉了我們的天地,關閉了我們的幸福。每當我們把門關閉的時候,都會有一些失望,一些無奈。但是站在門口外面那些被外面所拒絕的人,那心情應該也不比我們本身好得來吧!關了門,關了自己,關了心,這不是自我保護的一種形式,我們可以更好的關閉門,但不要把自己的心都關閉了。幸福總是悄悄的從我們的門出去,我們卻是不願意的挽回它,放棄它。其實,只要我們可以像門那樣有顆挽留的心,下心的挽留更多的人,事,物。或許我們的生活不會像現在這麼無趣,不會活得這麼苦,不會變得這麼無奈。門關的時候,就是我們失去一切的時候,讓我們更好的去挽留愛我們和我們愛的人吧!

1一些喜悅。站在門外被光所照亮的人,事,物,都會有不一般的變化,光明是前途,是幸福,是我們的追求。我們不能抹滅這一處的光芒,我需要更好的把握光門,把握我們心中所需要的那份光芒,那份求。幸福總是悄悄的從我們的門點亮,我們卻是不留意的無視它,路過它。其實,只要我們可以像門那樣有顆傳遞的心,無私的傳遞更多的人,事,物。或許我們的生活不會像現在這麼自卑,不會活得這麼沉,不會變的這麼沉落。門光的時候,就是我們迎接一切的時候,讓我們更好的去傳遞愛我們和我們愛的人吧!

門暗,熄滅了我們的天地,熄滅了我們的幸福。每當我們把門熄滅的時候,都會有一些暗淡,一切失落。不管門外門內的人,事,物,都會在這一秒鐘發生變化,暗淡是恐懼,是魔鬼,是我們需要抹滅的。不可避免的暗淡,我們卻不作為,從容,置之不理,卻是不明白暗淡門背後的那份失落,傷心。幸福總是悄悄的從我們的門黯然,我們卻是不在意的忽略它,略過它。其實,只要我們可以像門那樣有顆明亮的心,無私的明亮更多的人,事,物。或許我們的生活不會像現在這麼暗淡,不會活得這麼陰,不會變的這麼陰暗。門暗的時候,就是我們寬容一切的時候,讓我們更好的去寬容愛我們和我們愛的人吧!

人生就像門那樣,有開,有關,有光,有暗;我們的人生也一樣,有失,有得,有起,有落。

但這只是我們人生中的一部分,一種人生的鍛煉,只要我們堅持不懈,成功會被我們感動,會向我們伸出援手,會讓我們活得更加精彩,更加幸福。
PR

雨滴雪落


那天又下雨了,不知為什麽下雨總使我感到失落,於是那天與他的相遇又在眼前劃過,如果讀過心雨的話,就應該知道我們的相遇和分離。但其中的快樂追憶也包括心酸NuHart,只有我明白——

相遇後我漸漸地了解了他,他是個內秀的男生,有一次他寫了一封信給我,打開一看是我的一張畫像,背景是遼闊的大海,美極了!就在這時好朋友對我說他好象喜歡我,我大吃一驚(我還不想早戀呀),我想回絕他,但我說不出口,於是他便對我越來越好,就像《金粉世家》中,金燕西對冷清秋一樣,我很矛盾,不知所措香港海外僱傭中心


這時,一張淺藍色的信紙飄了過來,還散發著陣陣幽香。我慢慢打開信,上面寫著:“靜怡,對不起,多次給你帶來困擾。你我能成為朋友嗎?哪怕是極為普通的朋友也行康泰。”裏面夾著一張他畫的紅心,我被困惑了------

就這樣成了再普通不過的朋友,他告訴我他最喜歡雨了;我告訴他我最喜歡雪了。這是他最後和我說的話。一年了,我愛雪,不知不覺的也喜歡了雨。於是雨滴雪落就成了我的代號。我時常想:年年有雨,年年有雪,會年年有你嗎NuHart



不羈流風,歲月留白


沒有你的歲月,一如一卷水墨留白的寒江垂釣。孤獨,深隧;空靈,綿長。就這樣,我們行走在各自的路上,行走在美麗的人間。攜一抹暖陽,掬一捧馨香,讓愛,在孤獨的牽念裏光華流轉。

——題記

歲月依舊綿綿潺潺靜靜地流淌,不羈流風,寂寞天涯。掐指細數回不去的美好年光,我去過的地方不多,幾番輪回,也只在你我城市之間的四季裏穿梭轉按

擺渡紅塵,羈旅飄搖。我永遠淩空成一只風中翩然起舞的彩蝶,不知疲倦地飛向有你的天邊。

上帝也開我們的玩笑。在一次旅途返程車上,本應該同乘一輛車的一家三口,卻因車上多載一人,你不得不被迫下車乘坐另一輛旅遊巴士。一路冥想,這是不是上蒼給予我的最珍的詮釋:你永遠只是我生命中匆別又匆逝的一道美麗風景。

不管你走多遠,我們勢必停下匆忙的腳步。不是為了看風景,而是為了彼此的約定。我們每到一個站,定要從車上下來呼喊對方的名字。我們的聲音劃破漆黑靜謐的夜空,周圍的落寞與寂寥,因了我們的呼喊而變得柔美溫潤。兩輛車的司機安靜地望向我們,仿佛他們的停歇,正是為了我們的遇見。

我和你的人生就是如此在漂泊中分離與重逢。

想必紅塵阡陌太過擁擠,擱不下我太多的奢望。我只能在沒有你的日子裏,在遠離你的城市裏,選擇朝向你的方向遙望,遠遠地把自己站成一排排柵欄,將孤獨與荒涼圍成一片青蔥的綠。

沒有你的歲月,一如一卷水墨留白的寒江垂釣改變自己。孤獨,深邃;空靈,綿長。

在獨處的時候,我喜歡素面朝天地自由行走,任一條小路在自己的眼底彎彎曲曲的蔓延,吹一吹風,聆一聆靜水流深,望一望雁過長空。

帶著幽篁深巷的美麗姍姍而來,默然落座,風漾開我久封的心湖,鋪展開一幅澄澈的畫屏,彌漫的溫軟於江南的水湄悄然的長出嫩綠的草兒,搖曳中仿佛脆弱的不堪風雨,卻又那麼的堅韌無比。

山之巔,水之湄,張開雙臂,任風吹亂三千癡纏。閉目,盈手握住風的呼吸,滿眼望去,依舊天涯。洞不穿離去何匆匆的真諦,望不盡的過眼煙雲,澀澀的心間充滿失落,充滿美麗與哀愁。

想你可是個在明媚芳華裏經過亭臺水榭,心悅我嬌羞嗔喜淡雅出塵的看客麼?想那風中的念,漫把冷清開遍,寂寞而又執著。

想你可是那不羈的流風,渴慕碧霄似錦霓裳雲霞的旅業最新消息撫摸,亦陶醉花間萬紫千紅多彩的仙閣,也心怡秀枝零葉棲息山林的生活。你跋山涉水飄拂而至時,雲散了,花逝了,葉落了,我倦了……

惟願,風來到我的身邊,婉轉翠枝間的玲瓏身姿,撒下我一樹紫魂的幽香伴你清鬱伴你繽紛。芳菲殆盡,昔日華容滴雨翩然舞遍驚豔風華的嬌顏帶著一臉殘妝在旋轉裏為自己低吟淺唱。

一聲懂得,便是一樹繁花盛開;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就這樣,我們行走在各自的路上,行走在美麗的人間。攜一抹暖陽,掬一捧馨香,讓愛,在孤獨的牽念裏光華流轉。

一直


我們等待過也奢望過
懷疑這一切沒發生過
原來寂寞都是一樣的
不管誰愛的更多
所以沉默著也很痛著
靠近了又能說出什麼
想要抹去你笑的影子
從這一刻到最後
我一直在努力往前走
要把一路風景都看過
祝福能不能代替眼淚
那幸福一直只是你的
總該試著把風雨忘了
愛與恨都已經舍不得
不是朋友我們能是什麼
像陌生人相遇時一秒
凝望著

祝福能不能代替眼淚?不是朋友我們能是什麼?

或許,這樣便是最好的結局。

最後一次的請求,請記得,我們曾深愛過。

如今我們可以形同陌路,或許也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從最開始的開始。未來,誰又說的好呢?或許會再無交集,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在哪條熟悉的街道會再次相遇,亦或許,會有什麼意料之外的結局。

誰都無法預測,我們所謂的未來。請你不要否定我所有的雪纖瘦見工态度诚恳造就零投诉話語,畢竟,我們生活在現在。

或許我會等待,可能如今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在等待什麼。已經得到了所謂結果,即使我不想承認。

一夜無眠,竟想了整整一夜。

看著你們的交談,那熟悉的感覺,好像、恨了,卻又不恨了。恨是要愛的,可你連愛的資格,都剝奪了不是麼?

我想,我還是會偷偷的等待。是的,或許,我總是這樣,死性不改。或許,這就是我,只有失去後,才明白,什麼是該珍惜的。或許,我應該珍惜我所擁有的,不要再次失去。但是,或許,這就是我,死性不改。又一次選擇了任性,任由自己的心做了決定。亦如當初離開的決定,或許會後悔,或許當多年後,再次回想現在的決定,會笑自己的幼稚。但那又怎樣?我只是想要執著於我那小小的雪纖瘦是什麼?執著。

不知道,我是否該感謝她在你最無助的時候,給了你要的溫柔。

我想、無論怎樣,我都無法追趕你的腳步。我們之間的距離,越拉越遠...

還記得你曾告訴我,不需要我追趕,你會等我。如今,是否物是人非?

親愛的你,我想,我會等。我再不是個孩子,我想,我明白自己在做什麼。請你放心,我想我明白了,愛是無法強求,所以,我會選擇默默守候,不再給你困擾,祝你幸福。

我想,這就是故事,我想,這就是結局。

親愛的你,請你好好過,請你要幸福。親愛的,我會選擇等候。在夜靜花寒時,不知你是否會想起我。我想,或許不會,或許,當某一天,我突然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你會突然想起,我愛你。

只希望你可以記得,我們曾深愛過,希望,不要忘記我。

嗯,這篇文章,或許寫給你,或許寫給自己。忘記了表達的初衷,或許,只是愛你,或許,違心的、祝你幸福。

At last , I want to tell you I miss you , please remember me

難忘的歲月


在熙熙攘攘的長江路旁,九十八號老地委大樓靜靜地佇立著。大院鐵門緊閉,這裏已經是人去樓空。一棟老式三層高的辦公大樓寂靜無聲,所有的門窗都緊鎖著。斑駁蒙塵的牆壁,一扇扇破舊的窗戶。對著繁華喧鬧的街巿,在早春料峭的寒風裏沉默著。好像在回憶著什麼,又似乎想對熙來攘往的dvd to ipod人們訴說些什麼……。

六六年文化革命如火如荼,地委大院裏傳岀的革命口號是一浪高過一浪。這裏每天都聚集著學校紅衛兵小將和單位造反派,他們帶著紅袖章,揮舞著造反隊的旗幟,喊著:“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口號,造反派們在這裏串聯靜坐宣傳,澎湃的革命熱情滌蕩著這座大樓,大院裏的一切都沉浸在紅色的浪潮裏。

那時學校停課鬧革命,我讀完小學就輟學在家。也被外面的世界所吸引,看著革命河山一片紅的新面貌,雖有些迷茫困惑,但更感覺新奇好玩。常跟在造反隊的後面堂而皇之出入地委大院,雖不是造反派一員,但卻親身經曆了那樣的革命氛圍。那些革命口號和革命歌曲至今都還音猶在耳! 也許正是親眼目睹了這個大院那些年發生的那些事,不禁為它現在的Claire Hsu寂寞冷落唏噓不已。

六七年二月,“池州地區革命司令部”舉行奪權大會,奪了中共池州地委和池州專署的領導權。把地委書記胡坦、專員方振華等地區一批領導人第一次被押解著遊街。我也跟隨著遊街隊伍穿街走巷。在喧鬧中茫然困惑,只看見紙糊的高帽子晃動在潮湧的人流裏。遊街結束後胡坦被押送回家,我們幾個小孩也好奇地跟隨著,來到地委書記胡坦家。在地委大院辦公大樓的後面,是一排簡陋的磚瓦平房,最前面兩間就是胡坦書記的家。就在這樣的狀況下近距離的看見了地委的書記,不高的個子壯碩的身材,身穿一件軍大衣,寬大的前額下雙眼炯炯有神,那時他已經五十歲。挨批鬥後還依舊和藹可親的與圍在他家門口的孩子們打招呼,我似乎感覺到他臉上苦澀的笑。我常想那時的地委書記,也不過住著那樣簡陋的平房。沒有電視、冰箱,沒有電話手機。四十多年過去了,現在普通人家也住上了樓房,家家都有冰箱彩電手機電話。社會前進的腳步真是一日千裏。

寂靜無聲的老地委大樓,在早春料峭的寒風裏沉默著。那緊閉的門窗深鎖著一個個難忘的故事,那些故事鮮為人知,卻難以忘懷。那是文化革命鬥爭正酣的時候,一個漆黑的夜晚。在地委大樓第三層的走廊上,一個二十多歲的師範學生邱功保,是紅野司令部的。在沖擊地委大樓,跑到第三層的時候,被迎面飛來的子彈擊中了,倒在血泊中,武鬥使一個年青的fashion beauty生命在這裏凋零。第二天看到,在樓下進門的大廳裏停放著一口十二圓紅漆棺材,紅野司令部的人都聚集到這裏。懷著沉痛的心情為一個年青的學生送葬,從此他的家人也墜入了痛苦的深淵。那些年這裏發生的那些事,隨著流逝的時光沉落到歲月深處,漸漸被人遺忘。

繁華的長江路,高樓林立。這棟低矮的老地委大樓,如今前院成了停車場,後院成了“百草園”。不久將要被折除,五十多年的漫漫時光都聚焦在它的身上,每塊磚石刻滿滄桑,每扇窗戶儲滿記憶。即使今後這裏新樓拔地而起,那難忘的歲月,也將永遠刻在我的心間。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