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漫漫人生的旅程里,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傍晚,一場雨下得聲勢浩大,未見雨滴先聽聞遠遠地傳來雨水傾瀉的聲音,隆隆成陣如潮水踏著沙灘奔湧而來,等雨滴落在眼前,一瞬間便打濕了一切,疾風驟雨,驚雷破空,仿佛要洗淨世界的鉛華,喝退紅塵的雜念。

紅塵,是很奇怪的一個詞,每每念及,總讓人居繁華而思靜逸,看浮世而存退意。

唐朝,都城長安,行人熙攘,車水馬龍,夕陽下車馬過後揚起的塵土竟為紅色,才讓杜牧留下了那句“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紅顏一笑值千金,哪管紅塵飛滿天,與周幽王的“烽火戲諸侯”相比,李隆基尚不算過份。雖然漸漸地紅塵成了俗世的代稱,但這紅顏與紅塵也是有著牽扯不開的關係,只有身在紅塵的女子才可稱“紅顏”,拋卻紅塵,此心已如沾泥絮,落花滿天不沾衣,不再為誰“勻脂傅粉”,何來紅顏?

最近又看《紅樓夢》,讓人唏噓不已的依然是妙玉,她的悲哀在於有情也不能表露,只能深深地掩藏在心中,因為她已被世俗禁錮於“檻外”,他對賈寶玉雖不忘自稱“檻外人”,但言行已讓有心人窺見,那日劉姥姥遊大觀園時,寶玉黛玉寶釵在庵裏喝妙玉的“私房茶”,一向進來過俗人連地都要洗過的妙玉,居然將自己平素用的“綠玉鬥”斟茶給寶玉喝,而最能窺破此中情結的應該是黛玉,不然後來“求梅”一節裏,黛玉也不會阻止襲人等跟著寶玉去櫳翠庵了,妙玉是動了不該動的情,所以註定悲哀,“欲潔何曾潔? 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泥淖中。”身在檻外心入紅塵,真正能出世的有幾人?

當然,那樣的人還是有的,那個人俗名李叔同,法名弘一。李叔同無需避世,卻選擇出世,他在他生命最輝煌的時候斬斷塵緣,他擅長音樂,書法,繪畫,教育,他精通六國文字,其中包括梵文,也許就是因為他懂梵文,讓他得以領會佛教中的精髓,窺見了俗人所不能見的真諦,才會在三十七歲那年棄世皈依佛門,在杭州虎跑寺落發為僧的。對於他的選擇,很多人不能接受的,最不能接受的是她的日本妻子,她那麼愛他,知道他家中早有妻室,也毅然相隨。在西湖邊最後相見時她喊他:“叔同--”他說:“請叫我弘一。”那一刻天地無語,風雨寂寂,這漠漠紅塵在他心中已成舊事,從此晨鐘暮鼓,木魚聲聲,任世間花開花落。

人在灰心時,常會感歎已“看破紅塵”,其實“看破紅塵”並不容易,久居塵世,食人間煙火,免不了凡心俗念。古印度佛教有句話:浮屠不三宿桑下者,不欲久生恩愛。古印度的苦行僧,風餐露宿,居無定所,但卻不會一連三個晚上借宿在同一株桑樹下,是因為怕日久生情,違背了佛教“無戀無欲無求”的境界。僧人尚需這樣的戒律來約束,何況俗人?

很多時候人是依戀紅塵的,因為有那麼多美好的事物可以經歷,有那麼多放不下的心情需要呵護。天空大地,山川河流,春花秋月,夏雨冬雪,親情,友情,愛情,都是生命裏最燦爛的音符。 我會為一場雨深呼吸,為清澈的溪水俯身親吻;我會為一場愛傾心,為一段情等候,為一個人孤單;我會為一句詩歡欣,為一首歌流淚,為一本書無言。快樂時喜極而泣,悲傷時孤身上路;小小的離別都能讓我感懷聚散的無常,生死的永別更讓我知道生命之輕之重,所以我愛這紅塵中所有的生命,一株草,一棵樹,一只鳴蟲,一羽飛鳥都有著他們生命的故事,我會為一朵花開而驚豔,為一片葉落而歎息;我會為築土為城的蟻族而驚呼,為遷徒途中努力振翅翱翔的飛鳥而感動。

原來,我是個貪戀紅塵的人,念念不忘,所以生命每每遇到拐角,我都努力走過。我用心感受著,我無法做到無可戀,無可欲,無可求,我只是無悔。

生命這場旅行裏還有什麼樣的風景,不能盡知,但我願一念執著,將這紅塵戀盡。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