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歲月的軒窗

伴隨著秋葉飄落的情懷,便是這一季最美的詩行。紅塵微雨處,延著潘楊湖畔的古雅小徑,攜一份悠然、珍藏一份淡然,追憶那年你唱過的清謠。站在龍庭前的路口,看著風雨裏來來往往的行人,尋覓記憶裏熟悉的素裙雅裳,蘭花雨傘、匆匆裏、回眸間,然而,看到的還是陌生臉龐。靜守在秋的彼岸,任經年的眼袋療程輾轉,將往事擱淺,回憶,是一首委婉的絕唱,是誰把白紙寫痛?誰笑顏帶淚光?書寫半世離殤。

筆墨繁華,素箋心語,讓我沉醉於其間,在心之湖畔,靜守一隅清幽,寫秋葉紛飛,墨幾點落紅,塗抹淺秋最美的畫卷。學會疏離,學會遺忘,凝筆秋的紅塵煙雨處,用輕蔓指尖的憂傷,讓文字開成一朵心花,執一份淡淡嫣然,風景闌珊處,譜寫人間淒婉的歌曲。不必言語,不必刻意,凝歲月的守望,陌路離去,誰傾了天涯的思念?

季節的流轉,總是會有些許薄涼,流年的急景中,滄桑了多少真情的演繹;淹沒了多少風花雪夜的癡纏。若所有的故事都是為了最後的華洋坊離別,開始,結束,如一縷塵煙飛絮,輕輕劃過。不如淡寫曾經,心依然,夢依然,將自己放逐在音樂的流年裏。

時光無言,光陰流淌,取一瓢碧水作墨,展一方素錦作箋,浸染上墨香,然後風幹,收藏,待它年翻閱。盈一份感悟,將薄涼丟在風裏,無需躲避人間酸楚、靜靜地轉身將憾事淹沒,默默地守候在無盡無涯的紅塵。

又是一個中秋來臨時刻,寫兩句自己愛唱的落寞歌,“風來雨落心淒涼,秋來葉歸人哀傷”。棲息在宋都古城雅韻中,沐浴人生冷暖,把一縷幽靜,安然於心底,在委婉的詞闕散文中,給心靈找個風平浪靜的港灣,細品歲月的靜好,淺嘗雨後的清寧,讓一顆心,如水般清澈,如雲般蕭逸。

光陰溫潤,風雨溫柔,我在秋的眉眼間,抒盡人間繾綣,歎四季又更迭,心境,就在繁華與喧囂中逐漸安然;我是紅塵的一個過客,如同睡蓮般靜美,如暮色裏的彩霞越來越淡;如一葉孤舟,蕩漾在無際的滄桑裏。

看生命的繁花,開滿了歲月的余近卿中學軒窗,懷揣著一份期許,在時光的眼眸中,守著內心的安然與恬靜,紅塵三千,難續今生緣,誰能代替你向我走來時曾經的深情款款?紅塵煙花,恰是一場天使夢,浮世情花,何堪歲月年華流?芳華褪去,情緣塵沙如煙、驀然回首,零落碾泥留暗香。一季芳菲,花謝香殘蝶遠、半闋清曲,彈盡今生殤。
PR

陪你到天涯海角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題記

或許是曹操筆下的“秋風蕭瑟,洪波湧起”的畫面太過於雄奇,或許是張九齡詩詞裏“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的意境太讓人神往,或許是那首動情的歌“我一定陪你到天涯到海角”太過於纏綿,大海、天涯海角讓我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愫,我渴慕有一日能一睹她的風采!

暑假,清晨,我和朋友來到了嚮往已久的天涯海角。穿過風景區的大門,呈現在眼前的是碧水藍天一色,煙波浩渺,帆影點點,岸上椰林婆娑,藤蔓參差不齊,奇石林立,綠草成茵。一切都充滿生命的蓬勃與生機。我們沿著岸上林蔭小道散步,清風拂面,爽爽的,涼涼的。太陽漸漸露出她溫情的笑靨,海岸上的人群越來越多,時寬時窄的沙灘,如雲兒層層疊疊,銀沙鋪地。  

於是,我和朋友來到海邊漫步。潔淨的沙子細膩柔軟,光著腳踩在上面,似母親溫柔的手在細細地揉捏,弄得腳趾癢癢的。海水不斷沖上沙灘,湧上腳尖,不經回想起少年時代唱過的“趕海的小姑娘光著小腳丫,沙灘上卷起了一枚海螺”的歌詞。微鹹的海浪輕輕地吻著岩石,似一對親昵的戀人低低地喃語,讓你在輕柔的絕美音符中陶醉,讓你在如詩如畫的意境中徜徉。霎時,波濤又如山崩地裂的氣勢一般兇猛地奔向岸邊,不停地撞擊著站在岸邊的岩石,波浪一層蓋過一層,泛起白沫的浪花竟然沖向了高空!海潮的喧嘩聲,奏響了一首海魂之曲,在天空中久久回蕩!而“南天一柱”巨石赫然入目,雄駐在南海之濱,笑傲驚濤駭浪!海鷗!海鷗!它們時而追逐沖向高空的浪花,時而親吻著波瀾壯闊的海面。陽光下,海水的藍色深深淺淺。遠處,深藍色的大海和蔚藍色的天空緊緊相依相連,天水之間,似乎是白茫茫的一片,似乎又是藍色的夢幻世界,真是迷人!

近處,觸目處:天之涯,海之角,兩塊巨大的褐色岩石相依相靠地屹立在海邊,千百年來任憑風吹浪打,仍然不離不棄,相約相守著一種極致的默契,如我們堅信的愛情——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如我們堅信的友情——天長地久、風雨同舟。它們在檳榔樹下結廬而居,永遠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如我們堅定的信念——巋然不倒、矢志不移。自然,這裏也就成為了許多戀人相偎相依的浪漫之處。你看,那些年輕的帥哥靚妹們或在碧海柔沙中緊緊地牽手散步,或在天涯海角前虔誠地許下山盟海誓,或在鹿回頭前靜靜地傾聽浪漫愛情傳說,為天涯海角這幅美麗的畫卷平添了幾分風情!這裏,也曾是古代許多文人和官人被貶謫流放經受磨難的地方,他們曾經留下了許多淒婉的故事和詩篇。白居易的“無論天涯與海角,心安深處即為家”又蘊含多少豁達呀!仰頭一望,巍然的岩石上大氣磅礴的“海闊天空”四個大字,讓你豁然開朗:天大海大,胸懷更大!

我不禁投入大海的手臂裏,與它親密接觸。海水漫過我的腳踝,不停地衝擊著我的身體,我掙扎著逃離海水的吞噬,抹去又鹹又澀的海水,向四周張望:在這片海域裏,各種膚色的遊客們盡情地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沐浴著和煦的陽光,撫摸著湛藍的海水,擁抱著柔和的沙灘,尖叫聲、落水聲、嬉笑聲不絕於耳。有導遊告訴我,來到天涯海角一定要撿起一塊石頭丟向大海。於是,我在海裏撿起一塊最醜的石子,牽著朋友的手,心理默念:“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一起將石子用盡全力扔進了大海,連同壓抑在心底許久的苦悶與離愁統統丟進了大海的深處。大海非常慷慨地接受了我的禮物,竟然連一點漣漪都不讓我瞧見。

我癡癡地立在海邊,享受著海風的吹拂,欣賞著平靜的大海。一切,都那麼平靜與柔和了!

那一船青春


又是一個初春的雨天,我是坐在惶恐的小舟上隨著容易讓人迷失的風向,漫溯,轉向,回環,遊蕩——自在,輕盈?偶爾遇見幾只寂寞的海鳥,飛過來又飛去了。落寞的夕陽灑一地的落寞,落寞的笑容是你我最初的青春,只是,最終的港口,究竟會停在何方?我只知道,那一個春天永不再來,不再來的,還有你的名字我的聲音你的笑容我的驗窗心情——後來,後來為什麼不能再含淚回首,是否一揮手就已成過眼雲煙,再回首白髮枯燈,最後,不堪回首……

那一船青春,一船的歌聲慢慢升騰然後被陽光與淚水蒸發,那一江春水流過你我微笑的眺望的含淚的倔強的迷惘的麻木的眼眸,眸裏沉澱著誰的倒影,倒映著誰的青春之歌——於是聽見你說幻影即是美夢,美夢終成幻影……

風吹皺我滿臉的皺紋,霜打在我的身上,一身風霜——不見歸鴻,亦不見霓虹彩虹編織的夜空,舊夢終成空,新夢不遠,還在織蛛網,一季一季的織網又被一季一季的風雨打破,變成一季一季的宿命,你說那只是一個輪回,誰也逃不過那個輪回……

一槳,一槳,一槳泛起一朵水花,一朵水花裏隱藏一個幻影,一個幻影不是一場青春電影的全部卻是它唯一的主題,你我他的青春就隨這一槳一槳的城野醫生水波流淌,流進了枯井,釀成了老酒,直把天真的文字發酵成漫天的酒氣,這一場酒雨,飲一滴就醉,醉別後,醒不記,願你我他不曾相識相戀相思……

有你的日子總是有雨,這滿天的雨都是你的淚,只是,直到多年後當我不再擁有才明白這雨只是為我一個人而下,最後我終於相信:風起的日子,我就是神……

青春的地圖攤開一山一山的楓葉一樓一樓的年少情愁,一片一片的發黃書簽又被歲月之舟載走,不留一滴淚痕,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冷雨夜,為誰梳妝?

我望見一支風箏,在雨中搖曳,幾近墜落卻又被雨打風吹起,憔悴的面容,昨日黃花,感歎今早的容顏老於昨晚,又不甘寂寞——為何昨夜的鼻敏感黃花美於今晨的朝霞……

不如歸去,不如沉默,於是聽著誰輕輕念起這一句:

楊柳依依絮紛紛,

煙雲淡淡水清清,

無關風月,只盼白頭。

因為懷念,所以憶起

一言真摯的祝福,一份精緻的禮物,她說,我生日快到了,這是她必須做的。

聽到這話,如晶瑩的水痕滴落在青翠的竹葉上,一股清泉般的感動滑過空空的心田。遇到這樣的閨蜜,我只想永久珍藏這穩穩的幸福,只想簡簡單單的珍惜這暖暖的感動。

好久了,不再是同桌,不再擠在一床被窩下偷著電燈光看言情小說;好久了,不再依偎彼此的肩頭,不再坐在河邊靜靜的窺看彼此那段青澀的越南自由行暗戀;也好久了,不再手拉著手,躺在教學樓下的草坪上仰望雨季的星空;真的好久了,我們沒有再一起放肆在消逝的那段年華;只因我們已經長大,歲月漸然輕擦。

真的很想你,一岸天涯,一眼海角。嬋娟裏共度良宵,雨歇黃昏後的美,在靜謐的夜晚,尤其皎潔。一滴淚,兩處閑愁,斷腸聲裏容顏依舊,憶不起當年的大笑歡歌。倚欄望,萬裏煙波,青峰盡頭灰蒙成霜,恍若當年的夢想搖擺在迷失的津口,霧霰雲散裏依稀望得見孱弱孤燈,是你明亮的雙眸。

喜歡坐在車窗邊的角落,來往的卓悅化妝水人流,翩擦的燈影,在思緒裏填滿了幽夢,在幽夢裏懷念曾經的我們。一座橋,兩倩身影;一把傘,兩邊雨紛;一場雨,兩抹笑靨。積落在窗上的塵埃,漸漸模糊了視線,迷離的婆娑依舊滴答著舊日倒帶,在那裏淺唱,在那裏發呆,在那裏思念。

喜歡在書的扉頁,淺淺的按上指紋,漩渦般的圈圈轉動著我們的年輪,在細數,在紀念。那裏記載著歲月點滴,那裏雕鏤著時光轉瞬。我們在那裏沿途欣賞風景,我們在那裏一路追夢,我們在那裏將友誼譜曲成歌,我們在那裏親手寫上離別。不回首,漸行漸遠;再回首,殘月無聲。

誰將你的右手牽起,替代了我曾經的位置;誰又將你的秀發盤起,告別了少女青春;誰又吻上你的唇,羞紅了你的雙頰。感謝你的身邊有他,在那個雨季悄悄的搬屋遞過那把油紙傘,溫暖了你孤寂的朱砂;感謝你的身邊有他,在荊棘的旅程中做那棵大樹,為你擋去風雨交加,在那個山頂陪看日出落霞。執子之手,漫步窗前月下,拭去不經意掉落的淚花,在素雅裏一襲白紗,在人生的畫卷裏落一筆無瑕。

我們已經長大,錯失了許多風景,也遺忘了風景中的美麗。因為懷念,所以憶起;因為不舍,所以感傷;因為懂得,所以慈悲。遇上誰的淺笑,戀上誰的心誠,迷上誰的味道。這一路,錯過,重逢,在回憶裏尋找舊日色彩,在新篇裏執手陽光,不哭,不悲。

又是寒冬掛霜的季節,漫天雪飄的輕盈停在眉睫,告別了昨日,貼在心口的感動;也許,好久都不再相見;也許,翻不到青春紀念冊裏的泛黃相片;但是,你在,心安;我要的穩穩幸福,一直佔據著心窩,那是你專屬的祝福。

十八年 Eighteen Years


十八年的时间, 究竟,有多长呢?



中非国家卢安达,正在美丽的康泰領隊Lake Kivu湖畔,建造全世界第一个甲烷发电厂。甲烷的来源,正是湖底蕴含丰富二氧化碳的气层。



很难想像,十八年前的Lake Kivu,湖心是卢安达大屠杀受害者被弃尸之地,湖畔是收容难民的法国野战医院。

十八年来的Lake Kivu,是卢安达渔民捕鱼维生的湖泊,尽管这里的鱼很小,渔获量也很少;尽管在这里捕鱼,要冒着湖底的二氧化碳随时可能喷发夺命的危险。

十八年后的现在,卢安达从大屠杀的康泰領隊创痛中渐渐复原,急于从开发中国家迈入已开发国家之林,把眼光投向了甲烷能源,也给了有「爆炸湖」绰号的Lake Kivu新的面貌。

十八年的时间,真的好长,也真的可以改变好多事。

但是,也有好多事,经过了十八年的漫长岁月,还是没有改变。



卢安达的公共建设部长说,在全球能源已经过度开发的今天,卢安达还有四分之三的人没电可用,卢安达才刚刚开始要提高生活的质量。尽管国际社会呼吁要节约能源,但是没有电,就不能包装食物,也不能储存药品,正要向已开发国家急起直追的卢安达,要怎么兼顾节约能源?

这让曾小猫想到,十八年前刚上国中时,在历史课本上读到的,「南北对抗」。

南北对抗,用中学生能懂的,浅显的话来说,就是南北半球之间,由于经济程度上的差距,以及贸易外交上的康泰領隊不平等,所引起的纷争关系。因为富裕的工业化国家大多位于赤道以北,而贫穷的亚非国家大多位于赤道以南,所以有了这个名称。

十八年前,「南北对抗」常常和「东西对抗」-也就是美苏冷战-相提并论。但是,十八年后的今天,苏联早已瓦解,冷战早已结束,东西对抗早已不复存在,但是南北问题还在纷纷扰扰。



张爱玲的小说「十八春」,一开头就写道,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但是对老人家来说,十年八年都只是指顾间的事。

十八年的时间,究竟,有多长呢?

十八年后,卢安达会不会迈入以开发国家之林?

十八年后,南北新冷战,会不会有所解冻?

我们只能希望,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是。」

也许应该把这篇文章放入时间胶囊,十八年以后再来读。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