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青春無恙,歲月無傷


題記:任年歲侵擾,總有回憶在最美年華裏低頭淺笑。心若似鏡,勿有悲傷。


“錦瑟無端五十弦,壹弦壹柱思華年”古人也在詩裏哀嘆青春不復返,它像泡沫壹樣五彩斑斕,讓我在夜裏,輕嘆流年。


“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古人們的詩句還在耳邊回響,但它只教給我們去做,卻沒說我們為什麽去做。總期待能贈予壹人壹段錦瑟流年,回饋給自己萬水千山;送他淺笑嫣然,讓自己清風拂面,到最後發現,任妳在口中呢喃勿忘我千年,卻也枉然。沒有哪個結果是必然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故事只存在莎翁的小說中,結婚離婚的橋段卻天天上演。我們始終要用獨立的人格撐起我們我們獨立的思想,要做充滿朝氣的迎春,並非沾滿泥土的薔薇。

1
最欣賞的是那些對自己未來負責任的人,每壹階段都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麽,並拼盡全力去做。想得到就先去努力,想偷懶就先放棄,免得自己思前想後寢食難安,那會比放棄更可怕。“贏得身前生後名”的事難以發生,但我們最想要的莫過於是壹段讓自己追憶的過往。


人生幾十年,我們只能做自己,正如我們只能是自己。人生其實很簡單,不過是選擇與得到。選擇的是“要不要”,得到的是“有沒有”或許亞當與夏娃在造人時給予的神經太多了,它們彼此纏繞、蔓延,打亂我們思緒,迷惑我們雙眼。最討厭的是有事沒事憂郁愛抱怨的人,和他們在壹塊只會想到讓自己難過的事。真正知道苦難的人雖不是快樂的,但卻是微笑著的。任事有千萬,仍不會被牽絆,最不變的是被歲月勿擾的容顏。


很喜歡安妮那句“只是我不需要幸福,只需想變得強大。”幸福是靠自己主觀意念幻想出來的,它不能每時每刻都陪伴我們,但如果有壹個強大的內心,雖不能讓我們幸福,卻能讓我們平靜;雖不能讓我們開心,卻能讓我們有勇氣面對。


喧囂世界,世事沈浮。若內心自持,方生活安定。


願,壹切安好。
PR

漫漫人生的旅程里,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傍晚,一場雨下得聲勢浩大,未見雨滴先聽聞遠遠地傳來雨水傾瀉的聲音,隆隆成陣如潮水踏著沙灘奔湧而來,等雨滴落在眼前,一瞬間便打濕了一切,疾風驟雨,驚雷破空,仿佛要洗淨世界的鉛華,喝退紅塵的雜念。

紅塵,是很奇怪的一個詞,每每念及,總讓人居繁華而思靜逸,看浮世而存退意。

唐朝,都城長安,行人熙攘,車水馬龍,夕陽下車馬過後揚起的塵土竟為紅色,才讓杜牧留下了那句“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紅顏一笑值千金,哪管紅塵飛滿天,與周幽王的“烽火戲諸侯”相比,李隆基尚不算過份。雖然漸漸地紅塵成了俗世的代稱,但這紅顏與紅塵也是有著牽扯不開的關係,只有身在紅塵的女子才可稱“紅顏”,拋卻紅塵,此心已如沾泥絮,落花滿天不沾衣,不再為誰“勻脂傅粉”,何來紅顏?

最近又看《紅樓夢》,讓人唏噓不已的依然是妙玉,她的悲哀在於有情也不能表露,只能深深地掩藏在心中,因為她已被世俗禁錮於“檻外”,他對賈寶玉雖不忘自稱“檻外人”,但言行已讓有心人窺見,那日劉姥姥遊大觀園時,寶玉黛玉寶釵在庵裏喝妙玉的“私房茶”,一向進來過俗人連地都要洗過的妙玉,居然將自己平素用的“綠玉鬥”斟茶給寶玉喝,而最能窺破此中情結的應該是黛玉,不然後來“求梅”一節裏,黛玉也不會阻止襲人等跟著寶玉去櫳翠庵了,妙玉是動了不該動的情,所以註定悲哀,“欲潔何曾潔? 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泥淖中。”身在檻外心入紅塵,真正能出世的有幾人?

當然,那樣的人還是有的,那個人俗名李叔同,法名弘一。李叔同無需避世,卻選擇出世,他在他生命最輝煌的時候斬斷塵緣,他擅長音樂,書法,繪畫,教育,他精通六國文字,其中包括梵文,也許就是因為他懂梵文,讓他得以領會佛教中的精髓,窺見了俗人所不能見的真諦,才會在三十七歲那年棄世皈依佛門,在杭州虎跑寺落發為僧的。對於他的選擇,很多人不能接受的,最不能接受的是她的日本妻子,她那麼愛他,知道他家中早有妻室,也毅然相隨。在西湖邊最後相見時她喊他:“叔同--”他說:“請叫我弘一。”那一刻天地無語,風雨寂寂,這漠漠紅塵在他心中已成舊事,從此晨鐘暮鼓,木魚聲聲,任世間花開花落。

人在灰心時,常會感歎已“看破紅塵”,其實“看破紅塵”並不容易,久居塵世,食人間煙火,免不了凡心俗念。古印度佛教有句話:浮屠不三宿桑下者,不欲久生恩愛。古印度的苦行僧,風餐露宿,居無定所,但卻不會一連三個晚上借宿在同一株桑樹下,是因為怕日久生情,違背了佛教“無戀無欲無求”的境界。僧人尚需這樣的戒律來約束,何況俗人?

很多時候人是依戀紅塵的,因為有那麼多美好的事物可以經歷,有那麼多放不下的心情需要呵護。天空大地,山川河流,春花秋月,夏雨冬雪,親情,友情,愛情,都是生命裏最燦爛的音符。 我會為一場雨深呼吸,為清澈的溪水俯身親吻;我會為一場愛傾心,為一段情等候,為一個人孤單;我會為一句詩歡欣,為一首歌流淚,為一本書無言。快樂時喜極而泣,悲傷時孤身上路;小小的離別都能讓我感懷聚散的無常,生死的永別更讓我知道生命之輕之重,所以我愛這紅塵中所有的生命,一株草,一棵樹,一只鳴蟲,一羽飛鳥都有著他們生命的故事,我會為一朵花開而驚豔,為一片葉落而歎息;我會為築土為城的蟻族而驚呼,為遷徒途中努力振翅翱翔的飛鳥而感動。

原來,我是個貪戀紅塵的人,念念不忘,所以生命每每遇到拐角,我都努力走過。我用心感受著,我無法做到無可戀,無可欲,無可求,我只是無悔。

生命這場旅行裏還有什麼樣的風景,不能盡知,但我願一念執著,將這紅塵戀盡。

老街

每次都想到老家的康泰旅行社那條老街上去逛逛,那裏留待著童年的足跡,少年的情懷,只是人生匆忙,每次回家,竟無法停留下腳步,總是與之擦肩而過。這個春天,回家辦完了一些瑣事後難得有點空閒,於是獨自步行到那遠離了很久的老街。

記憶中的老街,有大約一兩公里長,從鎮中間穿插而過。只記得印象中的這個鎮,就是以這條老街為主,老街分為上街道,中街,下街,老街從南到北,彎彎曲曲,中街是最為繁華,多為商鋪,上街和下街多以住戶為主,每到趕集的時候也是熱鬧非凡。中街是由很長的石板一排排鋪就的,往南北方向慢慢由石板路轉變成水泥路,下街有一條小河橫穿而過,河上有一座小橋,橋的兩旁用鐵護欄圍擋著。小的時候聽大人們講這條河本來水清魚肥,因為建廠的緣故,小河變成了排汙河,慢慢喪失了原來的面貌。我的老姥姥原來就住在這座橋的不遠處,以前每次到老姥姥的家去,我都喜歡在這個橋上玩撒。

很久沒有如此親近老街了,我特意從老街的上街口進入老街,小時候和父親還有哥哥送稻穀用以抵人頭稅的那個糧站還在,只是現在這裏商鋪林立,早已不是那個幽幽靜靜的樣子了。記憶中的上街是與省道相連,以前的省道現在是這個鎮的康泰旅行社主街道了。上街只依稀有記憶中的影子,曾經有一個機械廠的,現在已經不見了,那些老房子,基本不見蹤影,換成了一棟棟小洋樓房了。小時候父親經常帶我上街,這裏的人基本都認識他,大家招呼著:好久不見,你崽吧。然後摸摸頭。現在,那些記憶中的人,早已經不再見著,或是因為歲月的匆匆,也已經不再認識了!上街比較乾淨,那時候,有一個比較有名氣的老中醫,就住在這個老街的轉角,和外公比較熟,和母親也認識,母親帶我去看過病,老中醫醫道比較高明,也比較熱情,有時候拿外公的名字和我開玩笑,我知道他是和我開玩笑,我只是抿著嘴笑笑。

上街和中街本來是沒有什麼明顯的界限,到了什麼地方大概叫上街,什麼地方叫中街,大家約定俗成。走了約莫十來分鐘,看到了久違的中學,我在這裏度過了三年無法忘懷的青春時光。依稀記得二十多年前,那些同學,那些老師以及自己在這裏學習的影子,在腦海中一幕幕呈現。感概歲月的翻飛,學子們一輪輪的進出,在校園裏留下無數少年的情懷!

最為留情的是下街了,相對而言,現在的下街變化是最為小的了,小時候,下街道比較窄小,也比較偏遠,四通八達的岔路,每次到外婆家去,就在這段街道上迷路。現在想想,這裏發生的那些故事也是很值得回味的了!

老街除了彎彎曲曲的走勢,街面上已經無法找尋記憶中的影子,那些趕集的熱鬧的場景,那些和同伴們嬉戲追逐的日子,那些木制的樓房,那些一排排擺放在鋪邊的陶缸,還有許多用大火磚砌成的老鋪面,都不再見,仿佛人生,發生的時候即預演了分離的開始,只有依稀的片段在記憶中。

老街有我很多的記憶:外公給我在這街上買的康泰旅行社那支白色的鋼筆,一直陪伴我到大學才遺失;每有節氣,父母帶我們在老街上購置衣服或是用品,都是我們最為開心的,還有哥哥姐姐經常帶我在這街上的錄影廳看電影,以及與同學們放學後在這裏遊蕩的畫面都歷歷在目。

歲月的匆匆,老街的輝煌也只留待在曾經生活在此以及曾經路過於此的人的映像中了。老街上曾經的風韻往事已經成過眼雲煙。

重走一遍老街,感覺很是舒暢,仿佛虧欠了老街,只不過今天終於還與了她某一段情感,但還是覺得在這裏,依稀看到那些老去的故事,老去的歷史,老去的人們,開始慢慢離散!

只有老街,獨守在這記憶中!

老街


每次都想到老家的那條老街上去逛逛,那裏留待著童年的足跡,少年的情懷,只是人生匆忙,每次回家,竟無法停留下腳步,總是與之擦肩而過。這個春天,回家辦完了一些瑣事後難得有點空閒,於是獨自步行到那遠離了很久的老街。

記憶中的老街,有大約一兩公里長,從鎮中間穿插而過。只記得印象中的這個鎮,就是以這條老街為主,老街分為上街道,中街,下街,老街從南到北,彎彎曲曲,中街是最為繁華,多為商鋪,上街和下街多以住戶為主,每到趕集的時候也是熱鬧非凡。中街是由很長的石板一排排鋪就的,往南北方向慢慢由石板路轉變成水泥路,下街有一條小河橫穿而過,河上有一座小橋,橋的兩旁用鐵護欄圍擋著。小的時候聽大人們講這條河本來水清魚肥,因為建廠的緣故,小河變成了排汙河,慢慢喪失了原來的面貌。我的老姥姥原來就住在這座橋的不遠處,以前每次到老姥姥的家去,我都喜歡在這個橋上玩撒。

很久沒有如此親近老街了,我特意從老街的上街口進入老街,小時候和父親還有哥哥送稻穀用以抵人頭稅的那個糧站還在,只是現在這裏商鋪林立,早已不是那個幽幽靜靜的樣子了。記憶中的上街是與省道相連,以前的省道現在是這個鎮的主街道了。上街只依稀有記憶中的影子,曾經有一個機械廠的,現在已經不見了,那些老房子,基本不見蹤影,換成了一棟棟小洋樓房了。小時候父親經常帶我上街,這裏的人基本都認識他,大家招呼著:好久不見,你崽吧。然後摸摸頭。現在,那些記憶中的人,早已經不再見著,或是因為歲月的匆匆,也已經不再認識了!上街比較乾淨,那時候,有一個比較有名氣的老中醫,就住在這個老街的轉角,和外公比較熟,和母親也認識,母親帶我去看過病,老中醫醫道比較高明,也比較熱情,有時候拿外公的名字和我開玩笑,我知道他是和我開玩笑,我只是抿著嘴笑笑。

上街和中街本來是沒有什麼明顯的界限,到了什麼地方大概叫上街,什麼地方叫中街,大家約定俗成。走了約莫十來分鐘,看到了久違的中學,我在這裏度過了三年無法忘懷的青春時光。依稀記得二十多年前,那些同學,那些老師以及自己在這裏學習的影子,在腦海中一幕幕呈現。感概歲月的翻飛,學子們一輪輪的進出,在校園裏留下無數少年的情懷!

最為留情的是下街了,相對而言,現在的下街變化是最為小的了,小時候,下街道比較窄小,也比較偏遠,四通八達的岔路,每次到外婆家去,就在這段街道上迷路。現在想想,這裏發生的那些故事也是很值得回味的了!

老街除了彎彎曲曲的走勢,街面上已經無法找尋記憶中的影子,那些趕集的熱鬧的場景,那些和同伴們嬉戲追逐的日子,那些木制的樓房,那些一排排擺放在鋪邊的陶缸,還有許多用大火磚砌成的老鋪面,都不再見,仿佛人生,發生的時候即預演了分離的開始,只有依稀的片段在記憶中。

老街有我很多的記憶:外公給我在這街上買的那支白色的鋼筆,一直陪伴我到大學才遺失;每有節氣,父母帶我們在老街上購置衣服或是用品,都是我們最為開心的,還有哥哥姐姐經常帶我在這街上的錄影廳看電影,以及與同學們放學後在這裏遊蕩的畫面都歷歷在目。

歲月的匆匆,老街的輝煌也只留待在曾經生活在此以及曾經路過於此的人的映像中了。老街上曾經的風韻往事已經成過眼雲煙。

重走一遍老街,感覺很是舒暢,仿佛虧欠了老街,只不過今天終於還與了她某一段情感,但還是覺得在這裏,依稀看到那些老去的故事,老去的歷史,老去的人們,開始慢慢離散!

只有老街,獨守在這記憶中!

雨的印記


喜歡雨,一直都很喜歡。

或許,我是一個比較多愁善感的女子,所以,對於水的東西特別偏愛。也或許,女子天生多於憂柔,就和雨多了一層理不清的緣分。又或許,我前生就是一滴雨,因而此生就此甘願隨著風雨沉寂。

下著雨的夜,是那樣的名創優品山寨靜寂,滴答滴答的雨聲穿過窗櫺,像是一個女子幽怨的訴說,那麼柔,那麼輕,還帶著一些心碎的落寂。

雨,大概就是憂傷的一個引子。

由於生活的繁忙,不知有多長時間沒有來得及搭理這些淩亂的心思,總是覺得心情太過疲憊,不想有太多的心事給自己增添負累。於是,一些不著邊際的瑣事就把它們放置一邊,有時空閒了,偶爾也會想想,也會把那些走過時光重新念起,尤其,在這個寂靜的雨夜裏,思緒就像斷了鏈條,又會重新鏈接起那些悲喜。

一個人的夜,難免就會想一些很多的往事,那些走過的日程裏,也總會落下很多印記,或多,或少,或憂,或喜。於是,這樣的日子裏,文字就成了我心靈的伴侶。

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愛上了文字,愛上了這份用靈魂詮釋生活的方式,用筆墨抒寫人生的滴滴點點。或許,很多人不理解這份心情,不理解這份執著,但是,精神文明的物質生活,如果不用文字來堆砌,那麼,塵世之外,還有什麼地方可以給心靈一份安靜的場所。

記得最初接觸文字,總覺得文字是那那樣的神奇,像一個無形的蔓藤牽引著我,一步一步把我的視線吸引,從此我的靈魂就這樣深深被它鎖住。

在我的記憶裏,曹雪芹的《紅樓夢》是我最早的一本課外書籍,那時的我正在上初中一年級,當我偷偷的閱讀完這本厚厚的中國名著,心裏就有一個願望悄悄地萌發。那就是有一天我也要讓自己的文字,開出馨香的花朵。

初寫文字,是在一個好友的空間看見這樣一篇文章,《人生,你寂寞嗎》其實,一個人的一生是遠離不了寂寞的,有時,我們不妨在沉寂的名創優品山寨環境裏,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那麼,生活中很多困惑的因素我們就都可以慢慢接受。於是,我開始寫了第一篇簡單的文字,《寂寞也是美麗的》。

那個時候的我,對於文字,我是陌生的,也只能用簡單的幾筆加以拼寫,寫出的文字總是欠缺意境和主要中心。忽一日,在一個好友的牽引下,我來到了文網,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渺小。於是,我一邊學習,一邊看,一邊想,再把自己的思維結合生活融入到文字裏,寫下了一篇又一篇的心情,儘管不是很好,但是能慢慢看見自己的文風有所改變,有所進步,心裏總會升起一股莫大的欣喜和安慰。

由於生活給我的困惑很多,漸漸地,我把自己心裏一些不平衡的心情都發洩到文字裏,慢慢地,我也從中領會到很多,也看淡了很多,總是覺得,生活,能看開,想開,已是對自己和其他事物的一種釋放和解脫。

在文字的生涯裏,我知道自己的文字是渺小的,也是單薄清瘦的,儘管如此,我還是堅持不懈的將自己的愛好執著。只因為,我還懂得,生活沒有什麼過不去,如若現實不能將自己改變,那麼,文字,我相信,總會改變自己的心境,它會帶著我的靈魂,將過往一一洗白。

點擊空間,看見了好友聽雨寫的一段心情,那是下午和她聊天的時候,無意中就透露了我的心事,“友說,她想出版文集,有些顧慮。我說,出吧!一生很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老了的時光裏,至少還有份念想可以溫習。等走不動的時候,躺在床上,左邊是明月,右邊是墨香,該多溫馨……”

於是,我敲下了這麼一段心情回復在自己的空間裏,“一直有一個夢,在我心裏揣著,就是當有一天老了的時候,我還能看見年輕時的那抹風景,在我心裏晃動。左手煙火,右手繁華,原來,我曾經也年輕過。”

真的,人生太短暫了,能在有生的年華將自己的名創優品香港夢變為現實,那是一件多麼開心的事。我知道,對於文字的深奧,我領會的太少,也閱歷的不多,但起碼,我有一顆執著的心,會在這條路上將我的夢一直繼續。

這一路走來,有開心,有失落,有糾結,有曾有過那麼一些憂慮。開心的是,我有那麼多支持我的朋友,糾結的是,總會在心裏茫然的時候無處下筆,憂慮的是,怕自己的文詞達不到讀者的認可就不能引起他們的共鳴。

有時,也帶著那麼一點感傷把自己的心事融入文字裏。誰都知道,喜歡文字的女子,都有一顆多愁善感的心,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心思,讓文字在她的筆下彙集。

這個雨夜,我知道自己的思緒又增添了一份寂寥,文字在我的筆下就像斷了線的水滴,一滴一滴,一點一點的湧現。就這樣繼續吧,讓我把黑夜坐到白晝,把心情全都寫進文字裏,不管憂傷,不管喜悅,我只想就這樣,讓這些走過的印記在我的文字裏駐足。

當我敲下這個標題的時候,不知道,是喜悅,是惆悵,還是落寂。

《雨的印記》,這四個字,就像一塊烙鐵擱在了心裏,我知道,這是我多年的心血,也是我這一生的夢。

此時,窗外有雨飄過,而我的心,卻在這細長的雨絲裏,感受到無限的期許……

【後語:感謝在文字的路上,那些不離不棄陪我一起走的朋友們,感謝曾經給我支持給我厚愛的網友們,感謝為這本文集傾情奉獻的中國文字緣站長和編輯婉約,感謝出版社的所有朋友,是你們,讓我的文字在歲月的流程裏綻放了墨的馨香,煙花的燦爛……】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07/21 Smithc336]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